草木缘情

你是千堆雪 我是长街

是特别心累了今天😭希望能转运啊😭还有希望我无意中因为疏忽而造成的错不会太影响别人,诶,人果然长多少个心眼都不够,真的想和那个女生说对不起

世中逢尔雨中逢花
我啥时候才可以将天官看完?连番外都快结束了…

下颌线脖子还有手指,骨骼感真的是少年感的代名词,即使瑶瑶他比我还大几个月😂😂😂

也不知道生活或者网路上出现那么多有仪式感的东西是好是坏,超话签了那么多天突然断签,反而开始松了一口气,至少不用每天十点十一点突然惊醒手忙脚乱去续签😂😂😂

最近因为佩瑶小哥哥突然开始听我以前基本没想过要听的民谣。室友从之前就喜欢,去ktv里会连续点那么十几首,我一首都没听过一首都不会,其实也不是抗拒,只是现在好像真的很少能静下心来听,导致站在门外也没去叩开这扇门。最近现充生活过得紧,却突然听起了慢悠悠的民谣,自以为倒是拿腔拿调很是满足,《理想三旬》都听的快要被咽了下去“靠嬉笑来虚度,聚散的慷慨”,《水星记》也是温柔兮兮的一首歌,环球是无趣,至少可以陪着你。《安和桥》一遍遍的咀嚼,二墨都能在下面认认真真的评论那么一大段话说,说民谣穷的连一杯酒都买不起,可是一句等待就能让人轻易落了泪。即使有些经历让人无法感同身受,可是沉浸其中也是一种乐趣。不说了,今晚也要伴着理想三旬入眠。
“梦倒塌的地方,今已爬满青苔”

渐渐的好像能看到未来的样子,分离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具象化了,我站在原点,看着大家都走向了不同的路途,路上没有门,所以不是把门关上立即断绝一切,而是大家还在欢笑,还在交谈,只是声音却越来越远,哪一天完全意识到的时候,背影都看不见了,只剩空荡荡的一条路,不可追,因为你终究得走你面前这一条。
你说其实人生来还是挺孤独的,路怎么也都是一个人在走,中间的交集在漫长的人生,或者是在纷乱错杂的心绪中,不过是潦潦草草的一笔,你不知道笔迹什么时候会干涸会褪色,但无可否认的是那一笔确实是存在过。
小时候对一些突变的事情更多感觉是遗憾,可是长大了仿佛能说服自己,是必然的,所以你不必挽留,你又不是什么英雄,你只负担得起你自己的人生,话不可多说,因为你不知道蝴蝶几时的振翅会影响一片汪洋。
说了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其实总的来说心情还是不错的,晚上被冻得腿脚发抖的和一群好友聊了很久,旧的回忆和新的遇见,然后躺在床上哆哆嗦嗦想着几个朋友可能马上或者是正在接近着新的生活和未来,就觉得,日子还是不错的,我由衷为大家感到开心,这样想着,即将到来的分离也没什么了。
昨天和今天很重要,所以值得留下痕迹,很土气却又真诚的希望你们都能有好的未来。

又是一年,特别的是多年的邻居朋友重新聚在了一起,入眼尽是一些小时候看到就不由分说的掐掐脸蛋夸上两句的叔叔阿姨,然而壮年不再,有时看到鬓角的白发才犹记起我们这代人已经长大,以前过年会呼朋唤友的一起出去放鞭炮,或者说是吃饭时几个小辈自动下桌,大人们会把番茄炒鸡蛋端下桌,然后现在条件好了,三十晚上在比家大了很多的地方吃饭,再也没有理由和同辈人蹲在小茶几前看电视了,坐上桌子端起酒杯,听着大人们说你们以后走上社会都要相互扶持,不要让上一辈积累下来的缘分断掉,心下感慨,我们的时代被开启了,我们的日子还很长。

你曾是少年

张真源最终找到了那个可以和他合高音的伙伴

不会再为了两人合唱中的音域不同而困扰

到底身边是合拍的人留下了

有了糖果之后还会想到不那么合脚的鞋吗

即使我有我的young,也只曾是少年了

舍不得啊还是放不下







可能你正在你的431星球上咯咯笑呢
知世故而不世故
怕是你掩于岁月中的柔情
你的眼底有泪,折射的却是你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