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缘情

你是千堆雪 我是长街

又是一年,特别的是多年的邻居朋友重新聚在了一起,入眼尽是一些小时候看到就不由分说的掐掐脸蛋夸上两句的叔叔阿姨,然而壮年不再,有时看到鬓角的白发才犹记起我们这代人已经长大,以前过年会呼朋唤友的一起出去放鞭炮,或者说是吃饭时几个小辈自动下桌,大人们会把番茄炒鸡蛋端下桌,然后现在条件好了,三十晚上在比家大了很多的地方吃饭,再也没有理由和同辈人蹲在小茶几前看电视了,坐上桌子端起酒杯,听着大人们说你们以后走上社会都要相互扶持,不要让上一辈积累下来的缘分断掉,心下感慨,我们的时代被开启了,我们的日子还很长。

评论(2)

热度(2)